从小苇子沟到百万新村 深度贫困的“8公里”如何跨越

关注民生 宣传围场
来源:河北经济日报

坑洼不平的砂石路,斑驳开裂的土坯墙,屋内简陋破旧的家具,泛着白沫的腌菜缸,几位上了年纪的村民坐在沿街的矮墙上晒着太阳,表情凝滞……丰宁满族自治县小苇子沟村深度贫困的现实图景让记者的内心倍感沉重。

8公里外,是建成不久的百万新村。富强巷、和谐巷、平安巷依次排开,一座座宽敞整洁的小院、一个个喜笑颜开的村民……自从去年中秋节整体搬迁入住以来,来自附近自然村的123户村民生活一下子变了模样。

8公里,在距离上并不算远。但是,从深度贫困到精准脱贫,这条路却充满艰辛,也凝聚着全省各级党委、政府、企业、贫困户的智慧和汗水。而在全省,还有许许多多这样的“8公里”需要跨越!

丰宁易地扶贫搬迁项目百万新村。 

——310万农村贫困人口、7366个贫困村、62个贫困县。其中,太行山区以及张承坝上地区的10个深度贫困县、206个深度贫困村则是全省的“贫中之贫”、“坚中之坚”,是脱贫攻坚工作的重点区域。

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艰巨最繁重的任务在农村、特别是在贫困地区。没有农村的小康,特别是没有贫困地区的小康,就没有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今年以来,省委、省政府密集调度、部署扶贫攻坚工作,省委书记王东峰、省长许勤等省领导分赴阜平、承德、张家口等地,考察扶贫项目,入户走访贫困群众,谋划精准脱贫方略,确保打好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如期全面建成高质量小康社会。

近日,记者驱车穿行于我省部分深度贫困县、深度贫困村,实地探访深度贫困村的真实原貌,采访当地干部群众脱贫攻坚的生动实践,见证他们奋力“啃硬骨头”的坚定信心和路径探索。

丰宁小苇子沟村破旧的土坯房。 

实现稳定脱贫和可持续发展,产业扶贫是基础。而在深度贫困村,吸引更多企业、更大项目加入脱贫攻坚行列,却始终面临着水电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的短板。如何增投入、补短板,是全省深度贫困县正在奋力书写的答卷

在省领导的各项部署和调研内容中,产业扶贫是重中之重。省委书记王东峰不止一次强调:“要聚焦深度贫困县和贫困村,突出抓好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科技扶贫,增强内生动力和造血功能,确保实现‘两不愁三保障’目标,千方百计增加群众收入。”“坚持一乡一业、一村一品,突出抓好产业扶贫、就业扶贫、科技扶贫,增强造血功能和内生动力。”“要精准扶贫,确保产业就业扶贫到位。”

……

朝斯夕斯,念兹在兹。

实现稳定脱贫和可持续发展,产业扶贫是基础。没有坚实的产业基础,脱贫攻坚将成为无源之水。

4月27日下午,记者在坐落于丰宁的缘天然集团展室监控大屏上看到,从养牛到鲜奶生产,每一个环节都一览无余。作为省级扶贫龙头企业,缘天然集团形成自有种植基地、自有养殖牧场、自己加工自己销售的完整产业链条。记者了解到,2018年集团计划新建4个奶牛扶贫牧场,新进奶牛1万头,牧场部分基础设施已经建设完成,总投资3亿元。“4个扶贫牧场投入经营后,将通过进场务工、土地流转、股份制经营等扶贫模式继续带动1万户贫困户2.5万人实现增收脱贫。”缘天然集团一位负责人说。龙头企业在脱贫攻坚过程中发挥出越来越大的作用。

缘天然集团工作人员介绍公司产业扶贫情况。 

然而,就深度贫困县来说,自然条件和资源禀赋相对较差,农村基础设施建设水平低,有的地方水、电、路等基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如何吸引大企业进行项目投资带动贫困户致富成为当前深度贫困县急需破解的重点问题。“企业参与扶贫是一种社会责任,但是企业要发展还得有钱赚。”一位当地企业家坦言。在他看来,由于基础设施建设相对薄弱,大企业投资意愿偏弱,丰宁大企业的带动脱贫的作用还有待加强。

事实上,这样的问题在全省还很普遍,已引起各级党委、政府的重视。在丰宁,各类基础设施项目重点向贫困村倾斜,2017年贫困村新增节水灌溉面积1.5万亩,解决了1.2万贫困人口饮水安全问题;重点对贫困村生产生活用电进行优化,保障率显著提升,互联网实现县域全覆盖。电信网、广电网、互联网三网进一步融合,无线通讯覆盖率达到90%、有线电视覆盖率达到70%。在隆化县,今年将着力加强农村道路基础设施建设,确保年底前县道宁石线路基工程全部完工,新建通村道路200公里、深度贫困村通户路45.6公里。全年新改建10千伏线路31千米、低压线路10千米、10千伏配电变压器96台,农村电网供电能力得到明显提升。

丰宁土城镇瓜果种植基地的优质草莓助农脱贫。

产业扶贫,龙头企业带动必不可少。而在龙头企业和大项目没有覆盖到的深度贫困村靠什么支撑?从实际出发、因村施策、一户一策的“灵小精”项目在许多地方行之有效,“以小补大”“以短补长”,这是深度贫困村精准脱贫的重要路径

4月27日一早,碧空如洗,阳光灿灿。丰宁土城镇榆树沟村村外,刚刚建好的206个冷棚在清晨的阳光下泛着金光。棚内,村民们正在旋耕整地,等待达到种植条件后播种网纹蜜瓜。附近,还有18个冷棚正在架设。驻榆树沟村工作组第一书记杜维河介绍,冷棚建设投资大约在800万元左右,瓜果产业发展可实现地租、农民承包收益、打工收入和入股分红等收入133.8万元,带动158户贫困户,实现户均增收8473元,带动421名贫困人口,实现人均增收3180元。

凭借着雄厚的资金投入,榆树沟的老百姓逐步摆脱了贫困。“你看我家刚翻盖起了新房,老两口收入也有了保障,日子越来越好啦!”村民姜树青笑得合不拢嘴。

采访中,记者也了解到,在很多深度贫困村,目前还没有龙头企业、大项目的覆盖,驻村工作组的投入相对有限,短时间内难有更多的办法吸引到大的扶贫项目。而在这些大项目、大资金覆盖不到的地方,脱贫出列、阻止返贫更需要一批适宜当地实际和一家一户实际的“灵小精”的项目。

隆化县茅荆坝乡的手工扶贫工厂。

省长许勤在张家口调研时特别提出,要聚焦“六个精准”“五个一批”,把底数摸清,把账算清,因村、因户、因人精准施策,精准扶贫资金投向。

4月26日晚8时,当记者赶到丰宁满族自治县波罗诺镇老庙营村时,驻村工作组第一书记刘洪斌正在和镇党委书记张树龙就村民脱贫、阻止返贫等问题进行深入探讨。

波罗诺,蒙语的意思是山川秀美、溪流遍布。但是,现在的波罗诺存在着6个贫困村,2个深度贫困村,老庙营村就是其中之一。“现在我们考虑更多的是,在波罗诺镇现有资源禀赋和发展优势不突出的条件下,什么样的模式既能保证老百姓如期脱贫又可阻止返贫现象的发生。”张树龙说。

“贫困户的情况千差万别,我觉得没有一个统一的模式,对老庙营村的百姓来说,应该针对一家一户想办法,拿出致富方案。”刘洪斌说,“脱贫攻坚到了最后阶段,必须做到户户有增收项目、人人有脱贫门路。“高大上”的项目固然好,“灵小精”的项目也不可或缺。”

刘洪斌和张树龙讨论的问题,在隆化县茅荆坝乡同样存在。4月28日,记者在该乡手工业扶贫工厂看到,15位农家妇女聚在这里为天津的一家绢花厂加工绢花,每位工人每天能有至少50元的收入。“这样的项目规模不大,但是特别适合当地情况,妇女们打理好家里的事儿在家门口就有了收入保障。”茅荆坝乡党委书记辛东林说。据他介绍,在该乡的不少村子还设立了手工业扶贫车间,将致富项目直接送到百姓家中。全乡扶贫车间的参与者已达到三四百人。

“在脱贫攻坚过程中,千万不要小看几头牛、几个小作坊,这样的项目灵活更好操作,也是百姓脱贫的基础。‘以小补大’‘以短补长’,大量的现实需要立足于这样的基础,贫困户每天数钱的过程也是一个思想解放、坚定脱贫信心的过程。”辛东林深有感触地说。

丰宁榆树沟村刚刚建好的大棚,即将种上网纹蜜瓜。

在太行山区、在张承坝上,众多村庄的深度贫困根源于自然条件的恶劣。摘穷帽、拔穷根,异地搬迁扶贫是管根本、利长远重要路径。要确保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要尽快建立起扶贫搬迁绿色通道

苇子沟、二道沟、杨树沟……在丰宁,以“沟”命名的村落随处可见。“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丰宁的地形地势特点,也反映出脱贫攻坚的重点和难点之所在。”驻苇子沟村工作组第一书记吕戎说。

从苇子沟中心村出发,在县道上行使5分钟,汽车便无路能走。沿着布满砂石的小路,记者又步行2.5公里才到达大山褶皱里的小苇子沟村。与其说是路,不如说是一道泄洪沟。“这个村子是苇子沟村的一个自然村,建在泄洪沟旁,雨季来临时常常无路可走,连村都出不去,何谈致富?水大的时候沟旁的房子都有被冲毁的危险,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时时受到威胁。非搬迁治不了穷病、拔不了穷根。”吕戎说。

在丰宁,像这样的沟村不在少数。全县“十三五”易地扶贫搬迁任务11799人,其中建档立卡7609人,同步搬迁4190人,共需建设集中安置小区24个。

驻苇子沟村工作组第一书记吕戎正就搬迁问题向贫困户征求意见。

省委书记王东峰数次强调,要扎实推进易地搬迁,与新型城镇化建设和空心村治理结合起来,确保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这样的良性循环在丰宁已然形成。

土城镇张百万新村就是附近二道沟村、张贵庭沟村等村的异地搬迁新址。在村民宋桂福家,记者看到,小院打扫得干干净净,屋里卫生间有冲水马桶,厨房里烟机橱柜等设施一应俱全。“去年中秋节我们从二道沟搬过来,这套小院我家只花了9000元,现在吃喝不愁,也不担心房子漏雨水冲,上厕所都在屋里,冬天更是享福呢!”

在宋桂福家墙上,张贴着丰宁精准脱贫结对帮扶连心卡,卡上显示,有低保金、粮食直补、土地流转租金、种植业收入等的保障,他家人均纯收入已经达到2360元,如期脱贫不成问题。通过发展瓜果产业、增加有机作物种植、培育沟域经济、壮大集体经济等方式,土城镇的脱贫攻坚有了坚实基础。

与此同时,更大的搬迁项目正在抓紧建设中。4月27日下午,记者来到坐落在丰宁经济开发区南瓦窑村的易地扶贫搬迁县城集中安置小区。在这里,12栋楼已经建好,8月份即可入住。其他居民楼正在紧张施工中。“十三五”期间,县城集中安置小区将安置搬迁人口3197户,8206人。

“在充分调研、学习的基础上,我们结合丰宁易地扶贫搬迁实际情况,最终与香河三强实业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共同推动县城集中安置住宅区、脱贫产业项目区、综合开发区、土地复垦区及土地流转区的‘五区同建’新模式,确保贫困户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丰宁发改局副局长朱志国说。

丰宁正在施工中的县城集中安置住宅区。

距离集中安置小区不足500米,150座标准的日光温室即将建成,搬迁户将在这里播种下希望。为了更好地让搬迁群众融入城镇化生活,提供更多就业机会,集中安置区附近正在谋划建设综合开发区,规划总占地约700亩,建商住综合体。同时,土地复垦区和土地流转区的相关工作也正在紧锣密鼓推进中,最终将实现搬迁村集体收入和搬迁户个人收入的同步增加。

“不仅如此,县政府还对搬迁至县城集中安置小区的搬迁对象在水、暖、物业等生活基本消费方面给予一定补贴,对原住房拆迁补偿也有同步优惠政策。”丰宁扶贫开发办主任李兆武说。

采访结束时,已近黄昏。由于地处接坝地区,丰宁马路旁的榆树、柳树刚刚舒展开叶片,萧瑟灰黄的土地露出勃勃生机,榆叶梅粉红、连翘亮黄,正是花开好时节……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围场新闻网 “魅力围场”APP “视听围场”微信公众号 围场广播电视台新浪微博

评论已经关闭。

 

总访问量:2605953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