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力“造血” 激发精准脱贫内生动力

关注民生 宣传围场
 

承德“万户阳光”工程给贫困户带来长期稳定的收入。 

 

  6月5日,孙合与伙伴们又拉起一排排蜂箱,赶往下一个鲜花盛开的地方,他的“小孙养蜂合作社”带动了家乡丰宁满族自治县老庙营村9户乡亲脱贫致富;正在羊圈里喂羊的丰宁小苇子沟村74岁的白桂芝老人,听说县里计划让自己和乡亲们搬到几公里外的“新家”,有几分不舍,但更多的是期待……在我省众多深度贫困村,脱贫的渴望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

  今年,我省把提高脱贫质量放在首位,确保年内50万贫困人口稳定脱贫。作为全省脱贫攻坚主战场,承德目前有7个国家级和省级贫困县,其中有3个深度贫困县,2018年将确保11万贫困人口实现稳定脱贫。日前,记者走访了隆化、丰宁等深度贫困县的多个深度贫困村,探寻这里如何精准施策,下足“绣花”功夫,啃掉一个个“难啃的硬骨头”。

 

隆化县茅荆坝乡的女工用自己的双手实现脱贫。 

  扶贫先扶志,重在激发内生动力

  打好脱贫攻坚战,关键是打好深度贫困地区脱贫攻坚战,关键是攻克贫困人口集中的深度贫困村。

  近日,在隆化县茅荆坝乡田家营村,乡党委书记辛东林走进村民老唐家。辛东林这次来,是为老唐一家谋划致富新路。“你家在村口,院子大,现在乡里正规划发展乡村旅游,有一家专门做旅游的公司想把你家租下来,打造成农家院,你们俩也可以帮着一块干,这样你可以增加一大块租金收入,也给村里118户贫困户带个头。”“我身体有病,要搬到别处,吃住都不习惯。而且我们这么偏的村子,一年能有几个人来呢?”老唐的妻子首先表示了反对。“村里挑选两家农户作为试点,这是个好机会,其它不用你投入。”辛东林补充说。“我们再商量商量。”老唐两口子最终没有下定决心。

  “关键还是思想不解放,不敢求新求变,觉得守着自己那座院子就踏实。过两天我再来做他们两口子的工作。”辛东林告诉记者,有这样想法的村民并不在少数。

  在丰宁满族自治县波罗诺镇老庙营村,已经帮扶四年的驻村第一书记刘洪斌感触颇深:“许多贫困户宁肯等政府的政策补助也不愿意自己出力挣钱。”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贫困村的农户大多文化水平低,传统农耕观念根深蒂固,不同程度存在“等、靠、要”思想。要拔穷根,首先要使他们从要钱、争低保转变到找准适合的产业项目上来,从“要我脱贫”转变到“我要脱贫”上来。“有国家一系列的好政策,农民只要能够下得起辛苦,脱贫攻坚战一定能打赢。”丰宁波罗诺镇党委书记张树龙举例说,贫困户种一亩玉米收益五六百元,而建一亩冷棚可获补贴6000元,自筹2000元就可建成,种一棚西红柿至少可以挣五六千元。

  要坚持扶贫同扶志、扶智相结合,变“输血”为“造血”,激发贫困地区群众的内生动力,这是许多奋战在脱贫攻坚一线的基层党员干部的共识。辛东林表示,贫困农民绝不能靠着墙根晒太阳,等着别人送小康,我们要想方设法引导群众参与到产业、就业中来,从根本上解决贫困问题。“我们在不少村子设立了手工业扶贫车间,将致富项目直接送到百姓家中,全乡扶贫车间的参与者已达到三四百人,他们通过自己的双手,得到了稳定收入。”

  记者了解到,隆化抓住京津企业外移的机遇,先后引进箱包、服装、绢花、毛绒玩具等企业,今年可确保1万名以上贫困妇女参与家庭手工产业,人均增收1万元以上,让留守农村妇女顶起脱贫致富“半边天”。

 

隆化金融服务中心采用“政银企户保”模式,打通了金融扶贫绿色通道。 

  打通易地搬迁绿色通道

  易地搬迁是打赢精准脱贫攻坚战的“头号工程”。

  指着面前一排排整齐、漂亮的民居,丰宁土城镇书记郭爱国告诉记者:“张百万村对原村东头河道1680米进行整改,新修了一条宽30米的河道,河道两侧垒护村护地坝,对原有河道进行填埋,整治出河滩地130亩。将3个自然村移民搬迁户全部迁到此处,很好地解决了没有房基地的难题。”

  相对于张百万村,8公里外的小苇子沟村搬迁涉及的建设用地问题更显复杂。

  小苇子沟村是丰宁深度贫困村苇子沟村的一个自然村,坐落在狭长山谷河套两侧,全村大部分民房为危房,雨季水大时河套两侧的房子经常被冲毁。今年,丰宁正式把该村立项为整体易地扶贫搬迁项目。但村里没有建设用地,搬迁工作一直无法开展。

  今年3月5日、4月19日,省委办公厅、省政府办公厅、省国土局连续出台支持贫困地区脱贫攻坚的意见、通知,规定“对深度贫困县的建设用地,涉及农用地转用和土地征收的,在做好依法补偿安置前提下,可以边建设边报批。涉及占用耕地的,允许边占边补。”我省明确提出,要建立易地扶贫搬迁等扶贫项目绿色通道,简化手续、优化流程,提高审批效率。

  “小苇子沟所处地区无霜期短,7月中旬施工方必须进场施工,否则建设工程无法按期完成,群众搬迁将会拖到明年,影响整个扶贫工作进展。”驻苇子沟村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吕戎告诉记者。

  为了尽快解决问题,5月30日,县国土局、土城镇、驻村工作队三方人员共同奔赴石家庄,到省国土厅相关处室咨询,当面研究处理小苇子沟村易地搬迁扶贫建设用地的相关问题,最终在对政策理解上形成了统一:小苇子沟易地搬迁扶贫建设用地符合相关政策,可以边占边补。

  与小苇子沟村遇到的难题相似,丰宁波罗诺镇老庙营村计划筹建500千瓦光伏电站,精心挑选了一片山坡地,这里土质差、山石多,基本没有种植价值,但光照充足、坡度适中,非常适合发展光伏发电。驻村工作队到土地部门咨询时,被告知该地块属于基本农田,不能作为光伏电站项目用地。驻老庙营村扶贫工作队第一书记刘洪斌说:“光伏扶贫对于缺少劳力和资源的老庙营村是最可行的产业项目,是可持续的‘造血项目’。现在有资金,就差建设用地了。”

 

  兜底保障,不落下一个低保和特困群众

  无劳动能力、无收入来源、无致富项目的“三无”贫困户是精准脱贫的难点,大病致贫、大病返贫也是打赢脱贫攻坚战的难点。我省严格落实扶贫政策,对无劳动能力和致病致残的坚持低保兜底,不断提高保障水平。

  隆化茅荆坝乡郑宝生一家的贫困源于他几年前得过一场大病。

  4月28日,郑宝生家来了几位客人,他们是驻村工作队的同志。针对郑宝生的家庭情况,工作队队长逯世清坐在炕头上掰着手指头算起了他家的收入:今年可通过领富种养殖专业合作社“政银企户保”贷款资金带动分红3600元;种植郁李5.26亩,每亩可得到补助500元;村级光伏电站收益分配3000元;城乡居民医保自助720元,享受低保2400元;从事生态护林员工作年收入8000元。“仅这些项目,预计你全家一年经济收入有两万元左右,四口人人均收入五千元左右,完全可以实现脱贫。”逯世清说。

  记者了解到,在承德的贫困户中,约40%是因病致贫。因病返贫、因病致贫问题一直是影响百姓稳定脱贫、实现全面小康的瓶颈。

  为此,承德探索建立了医疗保障救助扶贫“632”模式,在全省率先将农村建档立卡贫困人口等6类群体全部纳入救助范围,大幅提高“基本医保+大病保险+医疗救助”三重保障线待遇水平,对特困供养人员个人参保给予100%资助,确保全员参保。2018年,承德还将继续加大政策兜底保障力度,探索引入商业保险,进一步减轻群众医疗负担。

  “在丰宁,新农合、大病保险、医疗救助实现了‘一站式办公’。全县30家公立医院全部实施了贫困人口‘先诊疗、后付费’。建档立卡贫困人口住院救助起付线全面取消,基本医疗保险、大病保险参保率和医疗救助政策落实比率全部达到100%,住院合规救助比例达到80%。”丰宁扶贫办主任李兆武告诉记者。

  就承德市而言,建档立卡贫困户中低保和五保贫困户占54%。为此,承德市发挥雾霾天少、光照充足、太阳能资源丰富的优势,实施了“万户阳光”扶贫工程,截至2017年底,承德市已完成11844户、131个村级光伏扶贫电站并网发电。预计到2018年底,全市屋顶光伏将覆盖3万建档立卡贫困户。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围场新闻网 “魅力围场”APP “视听围场”微信公众号 围场广播电视台新浪微博

评论已经关闭。

 

总访问量:2242162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