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学生暑期兼职,坐着就能月薪过万?你可小心了……

关注民生 宣传围场

来源:河北网警巡查执法

  正值暑期,不少大学生都在寻找合适的兼职或实习机会,一些公司和企业也会针对在校大学生提供相应的岗位,但也有一群人盯上了大学生市场,并经常开出“诱人”价码,让人防不胜防。

网红公司招大学生主播

 “让你坐着赚钱”

  临近暑假,首都师范大学大二学生小王在食堂门口收到了一张海报,海报上写着某传媒娱乐公司希望招收对影视表演、音乐、舞蹈、模特等方面有热情的艺术爱好者,要求形象出众。

  除了这样的海报,还有一些娱乐公司在校内摆放了简易的咨询处,现场“面试”学生。“我们开始有点好奇,后来也见怪不怪了,毕竟身边也有同学经常在网上直播或发布搞笑短视频。”小王说。 

  这种现象也存在于中国传媒大学、北京电影学院等高校。说起网红经纪公司进高校招学生,中国传媒大学的一位大三学生在朋友圈翻出了同学分享的几个招募广告。记者发现,这些广告单宣传语诱惑性极强。其中,有一则广告单上写着“招主播!每天只需在镜头前坐2-3小时,无责底薪三千至五千,让你坐着赚钱”。除了招长期网红外,也有一些招直播代播,“直播唱几首歌就行,半小时50元,日结”。 

某公司在高校发布的广告单

 

想兼职“网红”赚钱

实际收入只有两三百

  首都师范大学的大二女生李如在网上看到一家经纪公司招聘主播的广告后,就想通过兼职直播挣点零花钱。“我自己花钱买了两三百元的声卡等装备,每天在宿舍直播,直播前要好好化妆,打开直播平台的美颜功能。”李如说。

  但做了几个月,过了新鲜劲儿后,李如开始想放弃,做主播她也没挣到多少钱,“虽说保底收入是两千,但我直播的时间很零碎,撑不够公司规定的时长,每个月只能拿一千出头,加上公司还要抽取40%的提成,到自己手上的不过两三百元。”

  李如还说,公司偶尔会开视频培训会议,但更加关注大主播,小主播们并没有太多资源。“我最近有想过放弃直播,但是想到直播不会占用太多时间,算是一个相对轻松的挣钱机会。”

  记者同时采访了多名大学生,大多数人认为,网红是个轻松、来钱快的职业,但大多数的网红格调不高,这份工作也不稳定,且舆论压力大。

提成有等级规定

宣传招“网红”实际招主播

  记者在网上搜索“网红公司”后,出现了不少招聘网红的信息。记者随机应聘几家公司发现,这些公司的招人模式类似,都要求应聘者提供照片或才艺展示视频,并表示公司有运营团队,可以提供直播间环境布置、设备、灯光等方面的指导,还会在各类直播或短视频平台上引入流量。 

  每个公司都有严密的提成规定,等级越高、直播时长越多的“网红”提成越多。一家北京网红经纪公司给记者发了一份待遇单,分为有底薪版、无底薪版两种待遇,底薪版待遇分为四级,公司会依据主播的长相、才艺、聊天能力、试用期表现等进行评级,签约底薪版要确保每天直播时长不低于2小时,每月总时长不低于70小时。而无底薪版则不规定直播时间,但收入不稳定。

  记者在采访中还发现,很多公司对外宣称是招“网红”,但实际上是在招主播。某工作人员称“你以为网红是随随便便火的?都是团队在运营。我们公司就没几个网红,平时一个月挣三万多的大学生也算不上是网红,她只是比较努力,每天直播六个小时才挣到这么多钱的。”

北京某文化传媒公司的网红直播间

 

应聘者“身材火爆、有才艺”

是加分项

  记者按照对方都要求先发照片和视频过去,一家网红经纪公司在看过照片和视频后直接表示了不满意,并一连发过来好几个短视频。其中一个视频里,一位年轻女生穿着暴露服装,抱着吉他边弹边唱。另一个视频里,一位化着浓妆的女生对着镜头说:“我是95后,目前正在读大学。”

  此外,记者还应聘了一家网红公司的经纪人岗位。在对方发来的岗位说明里标注了对主播的要求,身材火爆、有才艺是加分项。而待遇则是依据经纪人签约主播人数、主播质量而定,最高等级的经纪人可“每年到北京培训一次,全程百万级以上豪车接送,五星级酒店住宿”。

 

大学生兼职“网红” 

有多少坑等着你

  对很多大学生来说,利用暑期时间兼职做“网红”,的确很有吸引力。如果像一些网红经纪公司所说的那样,工作时间不长,劳动报酬又可观,简直就是天上掉馅饼。但是,从报道情况看,这样的“好事”,其实也藏着很大的法律风险。

  首先,个人信息有泄露之嫌。有的大学生为了“抢”到这份理想的兼职工作,按照公司要求,不仅发去了自己的照片和视频,还填写了关于个人情况的报表。但是,这些个人的信息能否得到妥善的保管、运用,却成了未知数。

  其次,直播内容打法律擦边球。为了吸引眼球,增强竞争力,很多网络直播不是在创新上下功夫,而是在“暴露”上做文章。面对记者“打扮成这样才能直播”的疑问,一些网络经纪公司表示,“不被平台发现就行,具体也要看粉丝要求”。在他们发来的示范视频里,“一个年轻的女生穿着半露胸的暴露服装,抱着吉他边弹边唱”。如此操作,没有商业自律,没有法律约束,只有赤裸裸的经济诉求和侥幸心理。

  第三,劳动报酬暗中缩水。据报道,一些广告单宣传语诱惑性极强,“招主播!每天只需在镜头前坐2~3小时,无责底薪3000~5000元,让你坐着赚钱”“直播唱几首歌就行,半小时50元,日结”,这些“虚假宣传”很容易让人产生“遍地是黄金”的错觉。而现实往往是,有的直播设备还要自己购买,有的“直播的时间很零碎,总是撑不够公司规定的时长”,“每个月只能拿1000元出头,加上公司还要抽取40%的提成,到自己手上的不过两三百元”,这种薪酬待遇与承诺相差甚远,也与劳动合同法“非全日制用工小时计酬标准不得低于用人单位所在地人民政府规定的最低小时工资标准”的要求不相符合。

 

兼职的陷阱还有这些

大学生兼职讲课遭遇报酬纠纷

  “本想在暑假打工积累社会经验,没想到闹出了劳动纠纷。”江西浔阳的小孙在长沙上大学,今年5月20日,他放暑假后面试并入职了一家名为“朗菲”的教育培训机构,任兼职英语老师。“入职时,老板口头承诺每个月的底薪是800元并按每个课时35元结算报酬,5月20日到6月20日,我应该拿到2500元,但实际上我只拿到了1500元。”小孙表示,在向老板讨要说法后,被告知第一个月为试用期,主要是看看他讲课的水平。

  7月23日,又到了发工资的日子,小孙却又只领到了1600元。“我大概算了一下,6月21日到7月20日,我的课时费应该在1400元左右,加上底薪800元,我应该拿到2200元左右。”小孙表示,他再次找到老板,但对方却不愿意多说,只是表示“就这么多钱,爱拿不拿”。“我要求老板按入职时的约定补发我的报酬,并且支付未签订劳动合同的二倍工资赔偿。”小孙称,在提出了要求后,老板直接将他赶出了办公室。

兼职网络刷单 大学生被卷走3万多元

  “我6月22日兼职做网络刷单手,一共被骗了30481元人民币”。小林是广东佛山一名大专学生,由于到了暑假,他便想趁着假期,做一份临时工作增加自己的收入。

  6月22日20时40分,小林在一个微信群里看见一条淘宝刷单二维码。抱着试一试顺便赚点小钱的心态,小林立即扫码关注。很快,对方发来一个链接,让他根据提示进行刷单任务。根据对方的提示,小林进入链接用花呗支付了981元。

  起初,对方还会对小林刷的单“返利”。但很快小林不再想刷单,并要求对方退款。此时,对方开始以各种复杂的操作迷惑小林,要求小林先付款才可以退款。小林于是先后三次通过支付宝将30481元转账给对方。没想到,转完后对方马上将其拉黑。他才醒悟到,原来,自己遭遇了电信诈骗。

  除了兼职刷单,还有打字员诈骗。“急聘网络打字员工30元/千字”“招聘打字员,在家办公,日结薪水”,骗子一般以邮寄原稿需要邮费、押金、会费、VIP费等各种费用为名头,骗取受害者的钱财,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交了模卡费没当上模特

  大学生小雅(化名)在网上找了一家摄影公司兼职礼仪小姐的工作,本来她是想去当兼职模特,但对方以办模卡为名让她交1000元办卡费,当时钱不够只交了540元,后来又交了300元化妆费。交钱后,只获得了当礼仪小姐的兼职工作,没有能当上兼职模特。

  小雅说,在这家公司,身高不高、颜值一般、年龄较大的人都能面试成功,“150厘米身高的人也可以当模特,体重120多斤的也可以,只要交钱就行。”

  小雅说,她一共交了840元的费用,但却没有当上模特,挣回的工资没有交出去的840元多,“原本想要找个工作赚钱,结果钱没赚着,倒赔了。”

给公司排练节目没拿到工资

  云南艺术学院大三学生小唐被一家公司请去给员工排练节目,对方承诺给他相应的报酬。可晚会结束后,他并未收到与该公司约定好的报酬。

  “与公司约定好的是帮公司员工排练和编曲,150元一节课时,一节课时40分钟,总共上了21节课时,公司应该给我5000多元工资。当时,公司负责人说效果不是很好,我还联系了朋友的录音棚,对排练曲目的员工进行录音。”

  小唐说,公司员工在录音棚里录了5个小时,应该给录音棚300元报酬,但排练和编曲结束之后,他只收到公司给他的1000元定金,剩下的1000元编曲费、21节课共计3000多元的课时费并未收到。

给兼职大学生的几点提醒

  云南滇缅律师事务所副主任律师黄代华提醒兼职大学生:

第一,不要轻信预收押金、介绍费、保证金等费用的中介机构或用人单位。如果用人单位要收取前述款项的,要求用人单位开具收据,并加盖正式公章;如果是个人收取前述款项的,要求收款人在收据上注明收款人的身份证号及姓名,并保留好收据。

第二,在求职过程中要与用人单位签订合同,同时做好证据收集工作。如工作证明、工作现场照片,与用人单位沟通的电子邮件、微信、短信等聊天记录。

第三,及时向用人单位所在地的劳动监察部门举报用人单位的各种违法行为;最后,对于维权有困难的,要及时申请法律援助。黄代华说:“如遇到网络诈骗,可以向公安机关报案,也可向法院起诉退还已交款项。”

  最后,黄代华提醒求职者,依照法律规定,用人单位不得收取保证金、扣押身份证等,发现违规行为一定要及时向劳动监察部门举报,以免上当受骗。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孙文杰律师也表示:“大学生到校外打工,如果不签订劳动协议,出现问题就没办法主张权益。只有签订劳动协议,劳动监察部门才可以帮助维权。”

  其实,大学生的主业是学习,在不影响学业的前提下,做点兼职工作无可厚非。但是一定要警惕各种诈骗,天上不会掉馅饼,地上没有轻松白来的高薪。

  如果你真的找不到一个合适的、靠谱的兼职,不如在家补一补多年来没时间看的课外书,学习一些新技能,帮爸妈做做家务,都是很好的选择。

来源:新华社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围场新闻网 “魅力围场”APP “视听围场”微信公众号 围场广播电视台新浪微博

评论已经关闭。

 

总访问量:2813181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