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梦·我的梦]勾勒空中舞剧的“编导” ——记默默奉献的中国商飞试飞工程师们

关注民生 宣传围场

来源:中国经济网  

  

  试飞工程师乐娅菲(右)在工作。商飞宣传部供图

    专题:中国梦·梦想进行时

  8年前的5月11日,中国商飞公司成立,并成为ARJ21和C919两个型号国产飞机的研制主体。当年底,ARJ21首飞成功,开始了适航取证之路。其中,试飞工作便是极其重要的一环。

  百里挑一

  试飞工程师是一个要求很高的职业,既要懂飞机研发设计,也要懂飞行,这样才能与研发设计人员和试飞员作好沟通。在ARJ21试飞之初,国内并没有专业的试飞工程师,在试飞规划等方面遇到很多困难。

  为达到适航工作国际标准,2009年,商飞公司着手招收选拔试飞工程师。选拔工作引来数百人报名参加,竞争非常激烈,不但体检极其严格,考试要求也很高,要进行方向感、反应速度、瞬间记忆力、智商等测试。最后,10名学员脱颖而出。

  首批学员被送往南非进行为期一年的培训。教学统一使用欧美教材,用英语授课。毕业时,两人一组,给一个适航取证课题,要求拿出适航取证报告进行集体答辩,答辩通过才能毕业。严格的培训,让学员能力得到大幅提升。

  至今,中国商飞共选出41名“80后”赴南非、美国参加试飞工程师培训。他们学成回国后,都在民用飞机适航管理及试飞的重要岗位工作。

  空中“编导”

  2010年,苏翼来到中国商飞公司,成为一名试飞工程师,至今已有100多小时的试飞经历。

  每天早上6点,苏翼便起床,带着提前编好的试飞任务单参加航前讲评会。会上,他和试飞员、设计人员等一起熟悉试飞任务单,充分沟通好每个试飞动作的目的。讲评会结束后,他登机试飞,并在两三个小时的试飞中,不断记录相关数据。试飞结束后,他继续参加航后讲评会,研究讨论相关设计,并对后续的试飞工作作出规划,撰写报告书,等回去休息时,已是午夜12点。这就是试飞工程师苏翼一天的工作。看似光鲜的职业背后,是几年如一日繁琐又枯燥的工作。

  如果说试飞员是“刀尖上的舞者”,那么试飞工程师就是这出空中舞剧的“编导”。相比试飞员的风光无限,试飞工程师就是默默奉献的幕后工作者。正是由于他们和试飞员的通力合作,才完成了ARJ21在蓝天上的一次次具有挑战性的试飞。

  奉献青春

  第一次见到乐娅菲时,你会觉得她还是个大学生。4年来,作为试飞工程师,这个外表清秀的女孩在国产喷气式支线客机ARJ21上完成了300多个小时的试飞工作,是ARJ21完成适航工作的“大功臣”。

  2012年5月,乐娅菲所在的103机在山东东营做导航科目试飞。这是她首次去外场登机试飞,强烈的责任感驱使她在各项工作中都认真细致。试飞前,她认真检查试飞任务单;试飞中,她协助监控检查试飞员的操作是否到位,提醒试飞员注意关键操作步骤……在她的认真协调下,大家顺利完成了导航试飞任务。

  乐娅菲还不断优化工作流程。在宁夏银川外场航电系统试飞时,她和同事为提高试飞效率、降低试飞成本,在试飞员和中国试飞院、中国商飞上海飞机设计研究院课题人员的大力支持下,仔细研究了所有飞行试飞任务单,提出合并试飞科目、减少试飞架次,将总飞行时间由36小时降至14小时。

  今年30岁的湖南小伙殷湘涛,也是一个“老试飞工程师”。在失速试飞中,他必须跟随飞机动作承受几十次的失重,这对身体是极大的考验。而这类高风险科目,民航飞行员在日常运营中,也许飞一辈子都不会遇到一次。当被问到进行高风险试飞会不会害怕时,他说:“有时也会害怕,但是更多时候我会把注意力放在工作上,这样就不会去想那些问题了。”

  2015年11月29日,首架ARJ21完成适航工作,开始了它的载客之旅。而圆满完成任务的殷湘涛和乐娅菲,早已开始C919大飞机的试飞筹备工作。在C919的下线仪式上,殷湘涛穿着一身蓝色的工服,微笑着与C919来了一张合影。“仪式很盛大。看到我们自己生产的大飞机,自豪感油然而生。”殷湘涛兴奋地说。(中国经济网记者 李治国 袁 勇)

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围场新闻网 “魅力围场”APP “视听围场”微信公众号 围场广播电视台新浪微博

评论已经关闭。

 

总访问量:1858085次